澳门新萄京app亲兄热弟

第八章

第九章

  43

  48

  老四跟老大和老三住在一起,都挤在屋里的大床上睡。

  老三没法忍了,跑到工地上找老二去了。老三也顾不上二嫂在旁边呢,满眼睛泪地撩着衣裳让老二看腰上的青紫淤伤。

  老三忙说:“我不睡中间啊,我喘不上来气,怕挤……”

  老二都有点儿不相信了,气呼呼地转身就走:“这……这就是他干的啊?这是一个人干的事儿吗?……我怎么记着咱们抬回来的是个快死的人啊?”

  老四踊跃:“那我不怕挤,我睡中间。大哥靠墙,三哥靠外边儿。”巴结老大,“行吗大哥?”

  老三跟着,不断地在老二耳边煽风点火:“二哥!你记着农夫和蛇吗?那时候他快死了没错!可咱哥儿仨把他揣怀里又焐热了啊!现在他活了呀二哥!他张嘴就咬人啊!”

  老大道:“就这么着吧……可你行吗?你不怕挤着身上的伤啊?”

  “这老大也笨,怎么就不知道防着点儿啊?”

  老四这叫一个亲:“不怕,我想跟俩哥都挨着……”

  老三来劲:“防着?……哎哟二哥,告诉你吧,老大觉得揣怀里都不够亲,恨不能含嘴里!哪儿是拣回来一个弟呀,整个就是拣回来一个亲儿子,那老大哪儿还有一个理智啊?”

  哥儿仨都上床,躺下了。怎么着还是新鲜吧,没这么睡过,哥仨都带几分兴奋,都睡不着。

  老二气得:“理智不理智也得让他走!这就是今天的理智!噢,合着咱哥儿仨抬回来一个死老虎,现在缓过气儿来了,怎么着还逮谁咬谁啊!”

  老三先开口了:“四儿啊……”

  “就是啊二哥,再咬就该咬你了!”

  老四忙就翻身:“三哥,你叫我呢?”

  “敢!敢张嘴我掰掉他门牙!”

  老三大模大样的:“叫你呢,睡不着吧?睡不着我跟你聊天儿……大哥没睡呢吧……”

  老三说话狠:“那不管用二哥!斩草除根!咱得让他彻底在咱眼前消失!永远消失!”

  “听着呢……”

  老二脚下猛地就停了。老三一直跟着他,他猛的停,老三差点儿撞他身上。

  老三道:“四儿啊,以前没这么睡过吧?”

  “三儿啊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二哥?”

  老大也兴奋了,翻身朝外了:“跟亲哥在一块儿睡,不一样吧?”

  “你说的斩草除根啊?”

  老四忙又翻身朝里:“不一样……”

  “不斩草除根……旁的都不管用啊!”

  老三这边说:“四儿,往后有什么打算啊?”

  老二渐渐明白了:“知道,你也就说句狠话吧!这草咱除不了根啊,三儿!……咱一时生气撵他走了!做得到做不到?做得到!……可二哥问你了三儿,妈当初都把他送人了,都送出去三十多年了!时间长不长啊?国家都把他关深牢大狱去了,离得远不远啊?说找,咱不是就把他找着了?天津那警察一共指了四条道,把他抬回来不也是咱哥儿仨挑的吗?”

  “我还不知道呢!”老四忙翻身朝外,这通忙!

  老三不服:“那咱哥儿仨就养虎为患啊?!”

  老三说:“不知道哪儿行啊!人无远虑必有近忧!不知道得想啊!你这吧,三十大几了,没工作,没老婆,没孩子,你又不是病人!……不能……不能跟我学吧?”

  “甭管谁拴的吧,咱哥儿四个拴一块儿,这是拴死了的!死扣!死扣这就叫命!命里的人,命里的事儿,想撵,往哪儿撵啊?……撵到天边儿备不住的他还有一个回啊!”

  老四忙答应:“我不跟你学,三哥,你是病人……你说我该干什么,啊,三哥?”

  “二哥……”

  “那……我不知道,你得问大哥!”

  “认了吧三儿……”

  老四忙就翻身:“大哥……”

  老三心里这份儿失望:“二哥,我找你一趟……这就是你的意思啊?……你不给我做主啊?”

  “我替你打算啊!你这伤没好利索,先缓缓,完了找个工作,娶个媳妇……”老大翻身坐起来了,“四儿,没娶过媳妇吧?”

  “二哥不是不给你做主……二哥得这么劝你了三儿,这要是命里活该着的事儿,咱没处儿躲……只能接着。”

  老四也坐起来了:“没有大哥……”

  老三急了:“二哥你什么意思啊?咱哥儿仨合在一块儿认熊啊?拿他一个臭流氓没辙啊?”

  老大兴奋:“大哥给你娶啊,四儿,大哥给你娶个媳妇儿,再养个大胖小子……后半辈子多好的事儿啊,是不是啊四儿!”

  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老三给问住了。老二又道,“二哥只能劝你了啊,三儿,劝你就当劝我自己了……往后好几十年呢,三儿啊,咱得学着跟他和平共处。”

  老四不好意思了:“大哥,我可没那么想过……”

  老三看老二,看好半天,没招儿,挤兑上了:“二哥,你牛!你比我和大哥都牛!我看着吧,只要他给我留口气,我就瞪大了眼睛看着,啊!我看着你跟他和平共处!”

  老大憧憬着:“现在开始想不晚……老三,你说我想法好吧?啊?”

  老二手里提着东西,跟着老三走进院子。院子里跟挂了彩旗似的,床单枕巾衣服,洗干净都晾上了,就这还没完,老四赤脚站大盆里还忙活呢。老二简直都不敢信了。

  老三应着:“好!成家立业终身大事……咱哥儿仨都得想想,是吧?总不能这一个房檐儿下天天睡咱们三个光棍儿吧?”

  老四一见老二老三,一脸的亲:“二哥,三哥……回来了?二嫂怎么没回来啊?”

  老四觉得哥亲了:“大哥三哥,我想上厕所……”

  “她忙呢!”老二指着院子晾的衣服,“四儿……四儿啊,这都你洗的啊?”

  老大道:“我也想去……”

  老四脚底下活儿都没停:“我也不能白吃饭啊二哥!……我找工作了没找着,大哥挺辛苦的,三哥又有病,我力所能及的,能干点什么就干点儿什么……要不然我真不好意思端碗吃饭……”

  “三哥……”

  老二满肚子话说不出来了,说出来的全是仗义:“你说的什么话四儿!一家人吃一家人的饭,还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啊?快出来歇会儿……”

  老三没动:“忒远了……你们去吧,我没尿。”

  老三真没想到:“四儿,你今儿可真勤快啊!”

  等老大、老四哥儿俩去厕所回来,老四觉得不对了:“这屋里什么味儿啊?”

  老四这一身的忠厚:“三哥把你身上衣裳也脱下来吧,都一圈儿汗印儿了!”

  老大回道:“没味儿啊?”

  49

  “厕所味儿!”

  老四在院子里做俯卧撑弄得一头大汗,然后端起凉水就往身上冲。正好赶上老三进院子,看得老三浑身都发冷。老四一眼就看见自己的衣服穿老三身上了。

  老大明白了:“啊,你三哥撒尿了吧……小心脚底下痰盂,别趟了啊……”

  老三心里也有鬼,强自镇定着,绕过老四往屋里走。

  老四一下就急了:“三哥你不说你没尿吗?”

  老四叫人了:“三哥……”

  老三在床上躺着,本来还心安理得:“啊,后来又有了……”

  老三今天豁出去了,在屋门口停了:“你叫我啊四儿?”

  老四脸上就带着不高兴:“让你去厕所你不去,这屋里多味儿啊?”

  老四走近了,看衣服的料子式样:“这是二哥送我的,怎么你穿上了……”

  老三觉得有理:“谁家里夜里不使痰盂啊?你原来不使痰盂啊?”

  老三不认账:“哎哟四儿,睁大眼睛看看,这什么号的衣服啊就成你的了……你当就你有啊?这是我的,啊!”

  老四真怒了,一怒脸上就带狰狞了:“我恨死这尿味儿了!恨死了!牢里就这味儿!”

  老四没再说话,一把推开老三进屋了,转眼又从屋里出来了,手里拿着空衣服架子,脸阴了:“三哥!你是让我把衣服挂架子上啊还是把你挂架子上啊?”

  老三看见这狰狞了,猛地想起来老四是谁了,起身就下床:“哟,四儿,那三哥不知道……三哥开窗户通通气儿啊。”老三忙下床开窗户,可又不甘心,接着想起来了,“四儿,这些天光你睡大床了,大哥我们俩轮流睡外屋沙发……在外屋我们也使痰盂啊,再说你受伤躺这儿也使痰盂啊!我还给你接过尿呢,这你转眼儿倒忘了?你又没伤脑子,不至于糊涂成这样儿吧?”

  “我没听明白你什么意思,老四!”

  气氛顿时有点儿僵了。

  老四把衣架挂晾衣绳上了:“三哥,我再叫你一声儿三哥……”

  老大忙缓和:“行了,这有什么啊……咱们往后不使不就行了吗?”

  “说吧四儿,我听着呢!”

  老三生气:“公共厕所多远呐?走一趟回来那点儿觉不全醒了啊?”

  老四顺手拿着小板凳搁老三面前了:“坐,三哥!”老四自己也拿个小板凳坐老三对面了,离得特近。老四脸也凑得近了,小声儿:“我跟你谈谈心三哥……我再问你一遍你是让我把衣服挂架子上啊还是把你挂架子上啊?”

  “那这么着,这么着……咱这么着,咱把痰盂搁院子里,搁屋门口,这行了吧?”说着,老大忙端痰盂出去了。老三也带着气上床了。

  老三豁出去了硬挺着:“我没听明白!”

  老四忙缓和:“三哥,我没别的意思……”

  老四耐着性子,声音更小,像耳语了,可阴险一层一层往上加:“三哥,我一直拿你当三哥,所以我想跟你和和气气地相处……”

  老三打断:“知道!往事不堪回首!你想把监狱彻底忘了!这我也不知道一泡尿都能给你提醒啊……上床吧,三哥不小心眼儿。”

  “我对你也挺和气的,老四。”

  44

  “我想吧,不管怎么着你都是我三哥,我躲也躲不开你,打也不能打死你,天天睁眼闭眼的都得看见你,那我总得想办法跟你处吧,……既然得处,又不是一天两天的,我就特想跟你亲,三哥!”

  老大又如往常一样拎水壶要走,老四也忙跟着出来了。

  “我也没说不跟你亲啊,四儿!”

  老大回身:“我出车了四儿,你跟三哥好好在家待着……”

  老四凑更近了:“你想跟我亲啊三哥?”老三都没地儿躲了,身子往后一仰小板凳不平衡就要倒。老四一把把老三薅住了:“坐稳了三哥!”

  “我不在家大哥……我出去找工作……”

  老三有些急了:“你想干吗呀四儿?……你跟我来痛快的!”

  老大着急了:“找工作……你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找工作啊?……再说你这一身的伤,刚刚好……你也得缓缓啊?”

  “你要痛快的啊三哥?”老三等着。老四从兜里把小笔记本掏出来了,掏出来翻,翻完了“哧”的撕下一篇举老三眼前了:“看一眼三哥!”老三愣了,只见整整一篇纸上画满了“X”形小叉子。老四把划满叉子的纸塞老三上衣兜儿里了:“这都是为你记的三哥!我吧,我一想动手打你吧,我就劝自己,不能打这是我三哥,我就赶紧转身儿画叉子,画一个叉子吧,就当出口气,就当打你一回了……我都画了一篇儿纸了三哥!今天我忍无可忍了三哥!”

  老四特真诚:“没事儿大哥,我这么大人了不能在家白吃白喝啊。”接着不好意思,“大哥我想要点儿钱……万一我要是坐车……”

  老三吓得本能的一下就站起来了。老四小鸡似的一把就把老三薅起来了。老三的腿在半空上蹬可就是着不了地。

  老大忙往外掏,兜里不多,连上百的都没有。从老四眼神儿里也感觉到少了。

  老四真气极了:“我真想问问你了!你是让病拿的啊,还是天生就这副德性啊?……啊?我问你呢,啊?”老四走几步把老三顶墙上了,就举着问,举着说:“我啊,我知道,我这十年大牢熬过来,再回这世界啊差不多赶上重回阳间了,手里真连棵草都没有!……可那怎么着你咕乎我啊!我问问轮得着你踩咕我啊?……嗬,你看你一天到晚里里外外这忙!这事儿这多!你还贴标签!你还站南墙根儿!你还想怎么着啊,啊?我问你呢?你这心眼儿怎么真就曲里拐弯儿的啊?啊?啊?……你真都快急死我了!打你吧,就你这小骨架子真禁不住我一巴掌!不打你吧,我真压不住你给我往上拱的这无名火!……我问你了,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啊!你看我像个病猫吗,啊?哎,哎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像病猫吗?”

  老大不好意思了:“四儿,大哥就这么多……昨天我给眉眉了,她要交学校都不够……要不晚上大哥再给你。”说着,都塞老四手里了。就这一个瞬间,老三端着饭碗从厨房出来都看见了。老大忙解释:“三儿啊……老四说出去找工作,我给他点儿车钱……”

  老三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两脚乱踹。这时老大进院子了。老大一见就傻了:“老四老四快放下,那是你三哥!亲哥!”

  老三不大度也装大度:“给吧!这你也跟我说!……对了大哥,你也给我几块钱,我上趟浴池洗个澡……”

  “知道他是我亲哥,不然我早打死他了我!”

  老大一下为难了,四处摸:“我身上……没了啊。”

  老大吓得,过去拉着:“别价啊四儿……他的命是咱好不容易救的,倾家荡产救的,他的血还是你给的呢都忘了?”

  老四忙把手里的钱分一半给老三:“三哥,那我拿一半儿就够了,你拿一半儿……”

  “我没忘,是他忘了!”

  老三不接着:“不用不用,你拿着,你拿着!我明天去洗澡。四儿啊,出门可小心点儿,啊!”

  “松手老四!”老大上前去抱住老三往上举,接着急了,“放下老四,你三哥脸都紫了!”老四还不松手。老大真急了,抬脚狠狠地就踹了老四一脚。老四没想到,一趔趄,松手了。“叭唧”老三也摔地上了。

  老四茫然地在大街上走着,对什么都新鲜,想看的东西太多了,觉得眼睛都不够使似的。找工作对老四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,根本不知道找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,于是就盯着大街上到处贴的小广告。小广告倒是撕了不少,可没有一样是他能干的。

  老大忙上前就往起拽老三:“老三!老三!三儿啊……你没事儿吧?三儿……”赶紧的使劲的胡噜老三胸口,“三儿,醒醒,三儿……”

  跑了一上午,肚子也饿了,就进了一家饭馆。

  老三往上缓,缓过来了:“大哥……你回来了……”

  老四是真饿了,稀里哗啦的,吃着吃着盘子就光了,光了就叫服务员加菜,也根本不问价,哪个新鲜就点哪个。

  “我回来了三儿……”

  酒足饭饱了,老四看着一脸的心满意足了。还挺勤快,他把空盘子一个一个都给人家摞起来了,摞完了,四顾无人,起身就走。走没两步柱子后面冒出个服务员把他拦了:“先生,先生,您没买单呢!”

  老三号啕大哭了:“你可回来了大哥,你再不回来我没命了!”

  老四一愣,听不懂:“买单?……什么意思啊?”

  老大不明白了:“为什么啊?凭什么啊?怎么了啊?啊?”

  服务员不屑了:“什么意思?买单您听不懂啊?您吃饭没结账呢!”话音刚落,好几个服务员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,都站在老四跟前了。

  老三哭着道:“你让他打死我吧?谁让我用他的血的啊!血债血还,我还完了就完了啊!”

  老四带着几分生气:“结账就说结账!买……你刚说买什么?”

  老大是真急了,放下老三,满院子找东西,找着一把大扫帚,抄起来照着老四狠狠地就拍一扫帚!老四没躲!老大本来顺着惯性要打第二扫帚,可老四没躲,老大倒愣住了,扫帚举在半空落不下去。

  “买单!”

  老四说话了:“您接着打大哥!”

  “还买双呢!这都什么话啊?!”老四把兜里几十块钱都掏出来拍桌子上了,仿佛是笔大钱,“行了甭找了!”

  老大下不去手了:“你还有理了?他是你三哥!他是个病人!你想掐死他啊?你想打死他啊?你存的什么心啊?啊?……你不躲,你不躲我也打你!”

  服务员把他拦住了:“对不起,您不能走!”

  可老四真没有躲的意思。老大的扫帚不好意思从上往下,改成横扫了,扫老四腿,可是轻多了。老四还是没躲。老大手里的扫帚举不起来了。

  老四生气了,瞬间脸上见了恶了:“怎么着给脸不接着啊?钱都给你了还挡道啊?你是自己让开啊还是我动手薅树拔草啊?”

  “你不说你不会打人吗大哥?”

  服务员声音更高了,叫道:“您钱不够!您就是不能走!”

  “啊!……可我今天就打你了!……怎么着啊!有你这样儿的吗?这是你三哥!咱们一个妈生的亲三哥!你拿他当什么了我问问你!我要不回来你真打死他啊?”

  这话音一落,连厨房的厨师都出来好几个,有两个手里抓着菜刀呢。一个经理模样的人也过来了,装不知道: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对老四,“这位先生您说薅什么树拔什么草啊?”

  “我知道他是我亲三哥!所以我就没下狠手!”

  服务员指着老四理直气壮:“他吃饭不给钱!”

  老大又急了:“都这样儿了你还不算下狠手啊!……你还要怎么着才算下狠手啊?”

  老四一拍桌子,桌子上的钱都震掉地上了。经理低头看着地上的钱:您给钱了啊?把这位先生的账单给我!服务员把菜单递经理手里了。经理扫了一眼菜单:“哟,您给的真还不够个零头儿!您一定是刚从国外回来吧?您一定是把您付的钱当成美金了!……您再掏掏兜,我们收人民币,麻烦您把整的给凑上……”

  老四上前了,上前往起拉老三:“对不起啊三哥!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我没了!”

  老三趁机伸手连打带胡噜:“你别碰我,别碰我!”

  经理这样儿的见多了,不带变脸的反倒笑了:“没事儿不着急!您肯定有办法!不行您在这儿再吃一顿!……完了叫个人帮您结账!要不然晚点儿我陪您上派出所遛遛弯儿!”对服务员,“帮我把这位先生照顾好了啊!”说完,走了!

  老四怒从心起,一薅老三就从地上站起来了。老大又吓一跳:“老四我说你还干吗呀?”

  服务员们没走,都虎视眈眈盯着老四;厨师们也没走,手里拿着菜刀呢!

  老四揪着老三的衣服:“我让你看看,大哥!这是昨天我二哥送我的衣裳,这会儿就穿他身上了!”

  走不了了,只能给老大打电话了。老四有点儿臊眉耷眼的被老大领出来了。

  老大愣住了,扫帚没松手,上前看衣裳:“你二哥送你这么小的衣裳啊?”接着明白了,看着老三,“三儿,三儿……我说三儿啊!你这……你这让我说你什么好啊?”

  老四也觉得脸上无光:“大哥,这事儿回家您可别跟三哥说……”

  50

  “行,我不说……”

  老大开车,老四坐一边儿副座上了,看着街景,还未见得高兴。

  “也别跟我二哥说,千万千万跟他们俩都别说。”老四狡猾带撒娇了,“大哥,我就跟你亲,跟他们俩都亲不起来,有些事儿咱俩知道就行了……”

  老大找话说了:“四儿,大哥还得跟你说啊……昨天夜里大哥没睡好。”老四不说话,扫视着街景。老大又道:“我后悔……这辈子没打过人,一抬手就把你打了,后悔!……真后悔四儿,我本来想好好的,千辛万苦把你找回来的,你打死我我都不打你。”老大一腔子后悔是真的,“我想好好儿的咱们哥儿几个好好处,和和气气的,高高兴兴的……可怎么闹的啊?闹着闹着我怎么先把你打了……”

  “行,我不跟他们说。”老大可心里真着急还得说,“不过我说行吗四儿?咱家啊,你三哥月月花销大……咱可真没钱下馆子……”

  老四打断道:“忘了吧大哥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了大哥。往后我不了……我也没想多要,可越吃越想吃,不知不觉的。”老四还想讲理,而且越说越有理,“可我身上好几十块钱呢,我也没想到好几十块钱都不够吃饭的啊!大哥!我其实也没觉得我要得多,我是真觉得我身上钱够啊!……谁知道现在的菜钱,后面都多加一个零啊!……大哥,十年前可没那个零……”

  “都打了怎么忘啊?……四儿啊,大哥昨儿一夜都这么想,要是一梦就好了……”

  “可这不不是十年前了吗?”

  老四转脸看老大了:“不说了吗让你忘了。你胡噜那两扫帚跟挠痒痒也没区别!打人那表情倒挺像真的!这回我知道你真急了!你真急了也就那样儿吧?!没邪的了!行了吧大哥,叫你忘你就忘了吧……”

  老四一脸委屈,眨巴着眼睛还想辩解:“什么东西后边儿都多加个零大哥!那就是乘十啊大哥!……大哥,我不是成心的我是真没想到……”

  “四儿,不生大哥气啊?”

  老大反过去安慰人家了:“行了四儿,甭往心里去……你受那么大伤,补补也应该!……往后想吃什么跟大哥说,在家里做比外边儿便宜,啊!”

  “你真啰唆!……大哥停车……大哥,有卖烤玉米的……”

  “大哥,你对我真好……”

  老大忙停车了,从车垫下掏钱:“买去……想吃什么买什么,挑大的啊!”

  老大又找不着北了:“我……我是你大哥!我当然得对你好了四儿!”

  老四下车买了根烤玉米乐呵呵地上车了。老大开车,看老四吃玉米,高兴了。老四也高兴,把玉米伸老大嘴边:“大哥啃一口……”

  45

  “不要……”

  老三坐在椅子上晒太阳,一边晒一边看本儿书,一见老四进院子了,慌忙把书坐屁股底下了:“四儿啊,今天回来得早啊……这是找着工作了啊?”

  老四撒娇的感觉都有了:“就一口……”

  老四闷声闷气的:“没有。”

  老大啃了一口,笑了:“嗯,挺香……”接着就找着感觉了,再接着就找不着北了,竟然斗着胆子胡噜一下老四的头,“这多好啊四儿!有多少回我都那么想,你小时候要是在我身边,我对你就这样。”老四的脸“刷”就拉下去了。老大开车没看见,还说,“一点儿委屈都不让你受!我上哪儿都带着你!有我吃的就有你吃的!我不吃也让你吃……好些回啊,我做梦都是这么醒的。”老大听着老四没声儿了,侧脸儿一看,慌了,“怎么了生气了?”老四真生气了,脸上又见着邪恶了。老四一拉脸老大就带几分怕,说话就要结巴了:“四儿,大哥开着车呢,千万别生气啊?别动手啊。”

  “找不着别着急……慢慢儿找,天底下该有你那碗饭啊自然就有,不该有你那碗饭啊你死找也找不着!……几点了啊四儿?这大哥怎么不回来做午饭啊?”老三说着,着急了,“我饿了,他现在可真是忽略我了,都快想不起来了我是病人……四儿啊你摸摸我都出虚汗了……”

  老四当然不能打老大一顿,可手里的玉米棒子“梆”就拽前玻璃上了。

  老四张罗了:“那……那你等着三哥,我做饭去……”

  老大还得哄着,把老四就带衣服店去了。就这,老四手里拎着衣服了,老大还加着小心。

  老三看着老四奔厨房后,慌忙地拿书进屋了。老四干别的不行,做饭还真挺麻利的。不一会,饭菜就端上桌了。

  老大哄道:“四儿,行了,不生大哥气了啊……以后大哥不提以前,不提还不行啊?大哥还是疼你,你三哥还真都好长时间不买新衣服了……”

  老三吃着高兴:“还别说啊老四,真看不出来你能下厨房!这饭做得真挺好吃的!跟谁学的啊?”

  老四把衣服袋子推给老大:“那你送给他去……”

  老四也高兴:“自己学的……以前家里没人都是自己做饭吃。”

  “给你买的!他穿不又得改去啊?”老大接着笑了,口气都不知带多少溺爱了,“真跟小孩子似的……来拿着……”

  “知道了你不容易……老四,三哥问一句你可不带生气的啊?跟赵大夫那么些年都怎么过的啊。”老三还觉得自己挺有理,“四儿啊,三哥知道,过去的事儿你不想提!可三哥替你想吧,那就是一块儿心病,心病啊不能老在心里闷着,咱不管有多不舒服吧,咱就当是一团乱麻,把它掏出来,掏出来心里不就没了吗?心里有什么都不如没有,没有干净!……三哥问问行不行啊?”

  正巧,这时祝美莲往商场这边走来,正看见老大和老四推来推去推衣服袋子。老大也看见祝美莲了,愣了一下:“你……买东西啊?”

  “您问三哥……”

  “买瓶洗发水……”祝美莲说着就打量老四。

  “你小学上了没有啊?”

  老大忙介绍,像个宝贝似的:“你认识一下,这是我四弟,亲的啊,先前送人了,刚找回来的……老四,这……原来是你大嫂……”

  “上了……”

  老四没想到,一下兴奋了,冲着祝美莲就鞠躬:“大嫂!”然后仔细盯祝美莲看。

  “初中……”

  “老四啊?……真没想到,还有一个老四……新找回来的啊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